1. “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见闻

        来源:新华社作者:刘新 杨启鹏责任编辑:杜汶纹
        2018-10-22 19:25

        狙击手在行动——

        “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见闻

        刘新、杨启鹏

        10月18日至22日,来自21个国家的100多名“战场幽灵”齐聚燕山脚下武警部队某训练基地,激战“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

        贴近实战的竞赛设置

        在“潜伏狙击”课目中,来自西班牙的狙击手马科斯中士利用树枝,搭设了一个伪装的“狙击手”,成功骗过了裁判员,顺利完成了狙击任务。

        走下赛场,曾驻扎多个国家的他一脸轻松地表示,在实践中积累的丰富经验,是他顺利完成这一课目的最大原因。

        武警部队参谋部情报局局长张晓奇告诉记者,本次竞赛课目均由实战案例引导,为的就是检验狙击手们的战场本领。

        赛事分值最高的综合战斗狙击课目中,选手需要携带枪支在35分钟内奔袭2.3公里,分别在7个不同的射击位置上进行射击。陡峭的山坡、高低起伏的山路,让很多狙击手完成奔袭后上气不接下气,射击水平也大大下降。

        荷兰狙击手热尼中尉在这一课目中却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从起点出发开始,他一直保持着快速的奔跑速度,甚至将监考人员都甩在了身后。射击过程中也没有受到奔跑的影响,他成功拿到了小组第一名。

        对于自己优秀的表现,热尼将原因归为曾受过一年的特种部队训练。“狙击手要能够保护自己,就必须有好的身体素质,能够适应各种作战要求。”

        高难课目充满挑战

        比赛第3天进行的“解救人质狙击”课目,给中国陆军狙击手刘鉴泼了一瓢冷水。

        课目中,这个小有名气的狙击好手将子弹打到了人质身上,被倒扣60分。“昨天另一个课目里挣的分全给赔进去了。”坐在考场的休息区,刘鉴有些失望,神眼仍直直地盯着远处的靶子。

        刘鉴并不是失分的少数。在这一课目中,仅有不超过20%的选手拿到了成绩。长达270米的射击距离;靶子仅显示两次,每次两秒;仅长15厘米的歹徒靶;山谷中变化的风向与光线……复杂多样的因素给狙击手精准狙击提出了一个个难题。

        高难度的狙击课目让竞赛充满了挑战。对抗狙击课目中,狙击手仅有3秒时间锁定目标进行射击。泰国狙击手索玛纳斯中校比赛中稍有犹豫,就错过了开枪的机会。他对自己表现很不满意:“我在关键时候犹豫了,希望下次自己能够果断一些。”

        现场评判员孟庆峰介绍,比赛最后一天进行的挑战类课目无瞄具狙击,就是考验射手在战场上在瞄准镜损坏的情况下,利用枪体概略瞄准、临机处置的能力。

        在裁判员王建宇看来,课目难是相对的,狙击手本领强则是绝对的。他说:“难点课目考察的是狙击手的基本功与心理素质,两者兼备方可取得优秀成绩。”

        学习交流的宝贵机会

        饭桌上,来自智利的塔皮亚上士与匈牙利的罗兰德中尉一直在小声讨论,谈论的话题是刚进行的价值目标选择狙击课目。

        课目中,塔皮亚调整时间过长,错过了部分目标的击发机会。与他同组的罗兰德则顺利完成了课目,取得了不错成绩。用餐时,塔皮亚在食堂大厅偶遇罗兰德,便主动向其请教经验方法。

        在现场担任裁判员时,武警特警学院特战射击与狙击教员李正金注意着每一位参赛选手的小细节:以色列狙击手在上膛前都会再次检查子弹放置情况,以免卡壳;乌兹别克斯坦狙击手在小组狙击中采取手语方式交流;中国武警猎鹰突击队队员为了稳定枪支,随身携带着一个小沙包;荷兰狙击手每次都仔细测量目标距离、当前风速情况……

        “我们提升特战队伍的狙击能力水平,有‘走出去’和‘请进来’两种做法,是一个不断向实战靠拢的过程。”张晓奇接受采访时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说,“锋刃—2018”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搭建起了一个交流学习平台。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pc蛋蛋预测尽享